申博-申搏sunbet-申博太阳城|sunbet官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毕业论文 > 经济学 > 中国经济 > >

浅谈“后奥运低谷效应”和应对的策略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摘要】2008年奥运会结束了,奥运经济如何走向?

内容摘要:随着2008年奥运会的结束,我国的“奥运情结”愈发浓郁。但奥运经济在促进我国社会与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暗藏着负面影响,即“后奥运低谷效应”。本文阐述了“后奥运低谷效应”的涵义,并结合近几届奥运会主办国的经济状况分析了“后奥运低谷效应”产生的原因,同时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应对措施。

  关键词:后奥运低谷效应 奥运直接投资 泡沫经济


  2008年8月,举世瞩目的第29届奥运会将在我国首都北京拉开帷幕。现在,距开幕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奥运”毫无疑问成为我国民众关心的一个热点问题。对于正在走向世界的中国来说,举办奥运会的意义不仅在于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提升自身的国际政治与经济地位。
  这是几个显示奥运经济的数字:2002年至2008年,北京市用于奥运会投资总规模将达到2800亿元,其中与奥运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目前已超过1800亿元;北京市累计投资需求将超15000亿元;新增就业岗位将达100万个;平均每年中国GDP增长率会提高0.3%—0.5%。在面对这些令人精神振奋的数字的同时,必须认真思索以下问题:到奥运结束后,这一番繁荣的奥运经济现象还能否持续下去?建筑、旅游、餐饮、零售等行业是否会随着奥运的结束而迅速衰退?这是关于后奥运时期主办国的经济发展问题,不仅是我国面临的重大经济难题,也是国际上至今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经济难题,理应受到广泛关注。只有未雨绸缪,积极应对,才可能避免我国在奥运会后出现经济衰退的现象。
  
  “后奥运低谷效应”的内涵
  
  奥运会作为一项重大的国际体育赛事,自然会对主办国的经济和社会产生重大影响,经济学家称之为“奥运效应”。不过奥运效应有正负之分。如果做得好,奥运可以成为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助推器,产生正的奥运效应;如果做不好,奥运也会不利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产生负的奥运效应。
  传统的“奥运效应”研究,往往过多地关注了“奥运经济效应”,就是奥运经济一般可以带来三种正向效应:凝聚效应、辐射效应、瞬间放大效应。凝聚效应是指借助奥运,使大量的技术、资金、人才向主办地凝聚;辐射效应是指举行奥运会,可以对邻近城市、相关产业甚至是整个国民经济起到带动作用;瞬间放大效应则是指,因为举办奥运会,经济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飞速发展起来,GDP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增长。近几届奥运会经验证明,举办奥运会将有效地促进举办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但是,奥运建设投资在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如不注意提前预防,也存在着负面影响。这主要体现在,奥运会后投资需求会大幅度下降,大量体育场馆和设施被闲置或利用不足,一些与奥运相关的行业可能出现衰退,即出现负的奥运效应—“后奥运低谷效应”。
  所谓“后奥运低谷效应”是指奥运会主办城市乃至主办国的经济发展态势从筹办奥运开始时是一直持续加速增长的,到举办前一年和举办当年时达到高峰,但在奥运会结束后,这个增长的势头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衰减,旅游、商业等迅速陷入衰退、体育场馆闲置、失业人数增加、大量投资带来的地方财政负担等共同作用,使得这时的经济发展曲线呈现出低谷的状态。
  “2006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于2006年9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欧洲银行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蒙代尔在论坛上关于“警惕奥运经济泡沫”的言论发人深省。蒙代尔对于“奥运经济泡沫”的担心不无道理。北京奥运会现阶段对国民经济的贡献,主要是靠投资拉动,所以受益行业主要集中在建筑业领域,同时旅游、商业零售等行业的机会也在逐渐扩大。奥运会后建设投资需求会大幅度下降,由此引起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引发“后奥运低谷效应”。而“后奥运低谷效应”对相关产业发展的影响是十分严重的:西班牙巴塞罗那由于房地产过度发展,奥运会后用了6年时间才扭转跌势;日本长野冬季奥运会后,对场馆设施的高额维护费导致了长野经济的大衰退,制造业下降的速度达到了30%,211家企业宣布破产,创造了二战以来地方经济衰退的最高记录,在奥运经济史上被称为“长野后奥林匹克衰退”;澳大利亚悉尼在筹备奥运过程中建筑业出现了泡沫经济,并持续了三年之久,以至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的经济增长明显落后于其他地区,就业率也急剧下降,悉尼现在依旧还在为2000年奥运会“还债”。
  因此,我们有必要加强对“后奥运时期”(奥运会以后大约3到5年的时间)的研究,预防“后奥运时期”可能出现的“低谷效应”。
  
  奥运会对主办国总体经济状况影响分析
  
  (一)雅典奥运会前后希腊总体经济状况变化
  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总体费用超过100亿欧元,大大超出了先前46亿欧元的预算,是继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后,支出最多的一届。而2004年希腊的国家财政赤字也随之增加并继续保持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上,超过了欧盟《稳定公约》的规定。巨额超支影响了希腊在奥运后经济的持续增长,2005年希腊的经济增长因此下降至了9年来的低点。希腊副财长佩屈斯杜卡斯明确表示,“短期内”举办奥运会的成本不可能收回。希腊人为了奥运会可能要背负近10年的债务。
  (二)悉尼奥运会前后澳大利亚总体经济状况变化
  澳大利亚和新南威尔士州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获得了63亿美元的收益。赛前新南威尔士州GDP增长最快,奥运会当年并没有实现最高增长率,奥运后增长率出现了小幅下滑的趋势。在筹备奥运的前四年投资出现了大幅增长,尽管个别年份略有波动,但增长的平均幅度大大高于1996年以前的水平。赛后投资不仅大幅下滑,而且出现了负增长,2002年以后才逐渐恢复,2003年投资增长率回升到10%,恢复至了赛前的状况。但是在2004年之后,奥运会的基础设施已经不再吸引任何人,却继续对纳税人造成沉重的负担。只是借助每年 2680万欧元的津贴,这些场馆才能继续开放。由于负债130万欧元,超级圆顶体育馆的股东们不得不进行了资产变卖。不过,在奥运会举行期间,由于上座率达到了91%(由此带来了4.88亿欧元的收入),并且奥运会衍生产品销售情况非常好,所以奥运会主办方成功地收回了开支。
  (三)亚特兰大奥运会前后佐治亚州总体经济状况变化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为举办地—美国佐治亚洲带来的总效益为51亿美元。但相对于巨额的支出来说,还是出现了几千万美元的亏损。奥运会前后佐治亚洲GDP的增速一直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大幅度的波动。从经济结构内部来看,受奥运影响幅度较大的产业部门如酒店和交通业波动较大。酒店业、建筑业以及交通市政设施等部门赛前增速较快,并在奥运年实现了最高增长率,在奥运结束后的头一年增速放缓,尤其是酒店业在赛后出现了负增长,1998年以后虽然开始恢复,但增长率明显低于赛前的水平。
  (四)巴塞罗那奥运会前后西班牙总体经济状况变化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给加泰罗尼亚地区(Catalonia)带来了260.48亿美元的经济效益。由于奥运会促进了城市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建设,为巴塞罗那市经济持续增长创造了条件。目前,巴塞罗那的经济增长率高于全国和欧洲的水平,被誉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之一,人均GDP已经达到2万美元,超过西班牙和欧洲的平均水平。从西班牙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看,政府消费和私人消费在奥运会前增速比较平稳,在奥运会前一年实现了最高增速,奥运年反而增幅减小,奥运会后逐渐恢复,但略低于赛前的增长水平。投资一直波动很大,总体上赛前的增长水平较高,从1991年开始投资出现负增长,奥运会后跌幅更大,1994 年以后才逐渐恢复,但这种变化与整个欧洲经济不景气密切相关,不完全是由奥运因素造成的。
   (五)汉城奥运会前后韩国总体经济状况变化
  按照韩国官方说法,1988年汉城奥运会为韩国带来了22亿欧元的收入,创造了3.4万个工作岗位。但是,总体费用支出也突飞猛涨(仅体育设施一项就耗费了10亿欧元)。由于汉城奥运会的重要场馆和基础设施等大规模的投资活动在奥运会举办前两年已基本完成,奥运会年经济增长速度稍有放缓,赛后的前两年未出现“奥运低谷效应”,经济增长略有提速,1991年后经济增长逐步进入正常的发展轨道,增速约在八个百分点左右。1985年至1990年,韩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2300美元增加到6300美元,实现了从发展中国家向新兴工业国家的转变。另外,韩国利用汉城奥运会成功提高了本国企业在世界范围的知名度。同时韩国的国际形象也由一个封闭的国家转变为开放的国家。汉城奥运会不仅为韩国带来了3亿美元的盈利,而且也使韩国经济得以顺势快速发展。目前,韩国三星和现代等企业仍在继续利用奥运来推动自身的发展。

“后奥运低谷效应”产生的原因
  
  由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举办奥运会既有可能促进主办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又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造成主办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巨额债务,引发经济衰退。也就是说,奥运正负效应是同时存在的。为避免产生“后奥运低谷效应”,应对其产生的原因加以剖析。
  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的有关人士曾经说过:“从各国的历史经验来看,后奥运低谷效应产生的客观原因是举办奥运会时的超常需求与奥运会后的常态需求之间的差异,主观原因则是组织者迫于举办压力,未能尽早做出预防和解决预案。”在此,笔者认为“后奥运低谷效应”产生的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几种:
  (一)奥运会前期的盲目投资
  一般来说,奥运投资包括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两种。奥运直接投资是指直接用于奥运比赛场馆和服务配套设施的投入以及组织工作的支出等。而奥运间接投资是指为改善举办奥运城市的环境、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而进行的投入。相应地,奥运收入也包括直接收入和间接收入两种。直接收入包括奥运会纪念品销售、奥运赞助商及合作伙伴所提供的赞助及电视转播销售权等方面。除了这几项直接收入外,主办奥运会的城市还会吸引大量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参加为奥运会举办的多种文化活动,游客停留期间的旅馆住宿费用以及其他消费也给主办国带来就业和收入的增加,这些因奥运效应而给主办国带来的收入可以称为间接收入。
  每一届奥运会举办前期都会刺激主办国的投资需求,但并不是所有的投资都会得到较高的回报,往往奥运收入低于奥运投资。另外,我们需要明确一点,就是历届奥运会主办国所宣布的有关举办奥运的盈亏报告都是指奥运的直接投资与直接收入间的比较,并不包括大规模进行基础设施的投资及收益。由于发达国家的奥运主办城市已具备较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不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和基础设施的改造,因此这些国家的奥运直接投资占全部投资的大部分。比如2000年悉尼奥运会,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共投资3.2亿美元,而用于悉尼城市改造的费用仅有1.9亿美元。按照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投资预算,北京将为举办奥运会进行奥运史上最大规模的投资,总投资额预算为35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将用于改善城市的基础设施,用于奥运比赛场馆建设和运营费用等直接投资约为35亿美元。对于这近35亿美元的奥运直接投资,如果北京奥运组委会合理运作,收回成本甚至盈利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对于规模为直接投资近10倍的用于城市基础设施改造以及美化环境的间接投资如何回收仍是一个难题。因此,对所有有关奥运的投资都报有乐观回报预期的想法显然是不理智的。
  (二)奥运场馆的赛后利用率低下
  许多奥运会需要的大量比赛场馆在奥运赛事结束后,都面临着场馆闲置和支付巨额养护费用的矛盾。从近五届奥运会的情况看,无论是开商业运作先河的洛杉矶奥运会,还是被誉为最成功的悉尼奥运会,都不同程度上出现了体育场馆闲置、奥运村楼宇销售困难、基础设施使用率不高、投资难以得到回报等问题。以雅典奥运会为例,希腊在奥运场馆赛后利用方面动作迟缓,除了主会场和足球场还时常举行一些体育比赛和文艺活动外,绝大多数场馆基本处于尘封之中,既没有开始商业化运作,也没有开始社会化利用。奥运村原打算作为经济适用房,出售给低收入的家庭和2000年大地震的受灾家庭,但由于政府和工会在房价问题上相持不下,目前仍然闲置。
  而我国比赛场馆建设费用90%还是由政府承担,如果建成后的场馆闲置或利用率低下,政府投资不但难以收回,体育场馆巨额的养护费用也会成为政府沉重的负担。如去年南京奥体中心作为十运会主会场,总投资22亿元。十运会后,要维持这个占地面积达89.6公顷的庞然大物,每月光水电费就高达150-180万元,物业管理费每年1000万元,加上职工工资、经营、维修等费用,每年总的经营成本不会少于6000万元,而这些几乎都由政府“埋单”。
  (三)房地产炒作导致奥运泡沫经济
  泡沫经济,顾名思义是指经济运行状态像泡沫一样,繁荣的表面终究难逃破灭的结局。据分析,最可能导致奥运泡沫经济的是高房价,这也是人们普遍担心的问题。特别是北京,在国家连续两年强力调控下,在包括上海等城市房价涨势有所放慢的情况下,北京房价依然涨势迅猛。原因很多,其中炒作“奥运概念”是一个主要原因。可以说,从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北京成为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那天起,就开始有人炒作北京房价了。高房价在刺激房产供给的同时,也抑制了消费增长,大大降低了普通民众的生活质量。更为严重的是,高房价极有可能导致奥运泡沫经济,这个泡沫一旦破裂,对经济造成的损害是十分严重的。
  
  避免“后奥运低谷效应”的应对措施   有专家指出,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后,并未出现所谓的“后奥运低谷效应”,1988年汉城奥运会后,汉城房地产市场的火热更是一直持续到1995年,而韩国经济高速增长则一直持续到1997年金融危机之前。对于奥运会主办国而言,如果在筹办奥运会期间,精心筹划,积极应对,处理好可持续发展问题,所谓的“后奥运低谷效应”现象既非历史发展的必然现象,也并非不可避免。
  (一)综合利用奥运场馆
  为避免奥运场馆出现“赛事一完人去楼空”的现象,应合理进行商业开发,结合酒店、展览、会议、办公等功能,提高场馆的利用价值。2008年奥运会所需比赛场馆共35个,其中北京占30个,15个为新建场馆。在新建场馆中,有少数是临时性场馆,赛后可以拆除;另外一部分是永久性设施,主要有奥林匹克公园和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等。为确保长期使用,许多场地都应预留大面积的商业服务设施,而不仅仅是作为单一比赛训练场地;在216万平方米的奥林匹克公园内,场馆面积占到100万平方米,设有国家体育场、国家体育馆、国家游泳中心和射箭场等场所。同时,还应规划建设酒店、会议、商业、办公等其他配套服务设施,给赛后利用创造良好条件。
  据了解,目前我国已注意到奥运场馆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国家体育馆在奥运会期间将进行体操比赛和手球、排球决赛的场地,而在赛后有可能成为大型文艺演出场地。国家游泳中心赛后将是一个戏水乐园;占地20万平方米的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仅有一个5—6万平方米永久性场馆,其余均为体育、文化配套商业设施,将通过赛后商业开发利用来带动五棵松社区体育建设和地区发展。
  (二)保持房地产业健康发展
  我国应对奥运前后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进行合理安排以平抑投资波动。目前,北京市房地产高速发展状况是高供给水平和高需求水平相互作用形成的,是在奥运会的利好因素下出现的短期快速膨胀,容易产生经济泡沫。奥运会的举办使得很多建设项目大大提前,很容易导致奥运会结束后的建设低谷。
  因此,我国应将部分基础设施的建设计划安排到奥运会之后进行,争取到2009年仍有一批项目能够开工建设,使投资能够保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水平上。而且奥运对房地产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城市基础设施和环境的改善,从长远来看,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新的城市功能区和居住中心的形成,为房地产业的发展带来更多的投资机会。只要我国的经济继续保持快速、健康的发展势头,投资者对北京的经济发展继续保持良好的预期,奥运后房地产就不可能出现大幅下跌。
  (三)强化旅游业等相关服务产业的经济推动作用
  旅游属于服务业,而服务业在我国的GDP中所占的比例很低。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高达75%,而我国仅占32%左右。服务业对增加就业,提高人民生活质量极为重要。发展服务业已成为调整经济结构的当务之急。奥运会正是发展我国旅游业等相关服务产业的大好时机。借此契机应使我国旅游业发展的硬件条件以及国际形象迅速提升,保持国外游客人数在赛后长期持续增长。
  以巴塞罗纳为例,巴塞罗纳精心地将奥运中心设在了一大片有待开垦的海滩上,利用奥运会对其进行重建以便使它能吸引更多游客。政府投入70亿美元来开发海滩,奥运会后这片地区都成了旅游区。通过这些努力,巴塞罗纳办奥运促进旅游业的目的成功实现。1992年前,该市在欧洲最受欢迎旅游地中排名16,而到1996年,它已上升到第3位。
  综上所述,“后奥运低谷效应”并不是奥运经济发展的必然现象,中国正处在工业化加速发展的历史阶段,相信在政府以及全国民众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避免“后奥运低谷效应”,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胡永红,宋允清."后奥运现象"及2008年奥运会的预防对策.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05
  2.周暹.预防《后奥运时期的“低谷效应”》.北京日报,2004


分享到: 更多
申博-申搏sunbet-申博太阳城|sunbet官网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中国转轨经济关键时期失业问题成因

中国转轨经济关键时期失业问题成因

内容 摘要: 面对中国转轨经济关键时期与经济高速增长势头形成鲜明对照的失业率居高不下现状,运用奥肯定...